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导演和主演:被乔家的家国情怀打动

时间:2018年07月06日 05:59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娱乐新闻
分享到: 评论:

导演路奇(中)在拍摄现场。 图片由《诚忠堂》剧组提供

    

    7月1日,由长篇小说《乔家大院》第二部改编的电视连续剧《诚忠堂》已在央视八套播出,一时好评如潮。
    回到2016年的5月7日,《诚忠堂》在祁县乔家大院开机,乔家堡的村民以巨大的热情迎接着剧组的“家人”们。或许在百年前,老东家乔致庸走西口后回到祁县乔家,也不过是这样的盛况吧。看着人潮鼎沸的模样,在揭开摄像机幕布的那一刻,导演路奇非常诚恳地说:“我们拍的这部作品,是要向乔家大院这座晋商大院致敬的,是向《乔家大院》这部经典致敬的!”
    两年过去了,《诚忠堂》在央视八套电视剧频道如约播出,当这部作品终于要和观众见面时,路奇亦如当初所说,“是乔家大院和晋商的情怀打动了我”“没想过超越,只想向经典致敬!”而剧中“乔映霁”扮演者张博,也直言“是祁县、是乔家大院让我的演艺生涯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诚忠堂》是一部让他破了多项纪录的电视剧。
    究竟,导演的情怀和男一号的“痛并快乐”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和体验?且听他们娓娓道来。
    导演路奇:本想“金盆洗手” 被晋商的家国情怀打动
    路奇,是业界颇为出名的“大剧导演”,经他执导的影视作品,大多是历史厚重,题材恢弘的作品。
    其实,当总制片人孟凡耀找路奇执导《诚忠堂》之前,路奇已经有了“金盆洗手”的打算,因为当下一些电视剧以流量IP和“小鲜肉”演员取胜,让精雕细琢的厚重题材的影视作品非常“吃亏”,性情中的路奇有些气不过,也想尝试着转型。可当朱秀海写好的长篇小说《乔家大院》第二部摆在他面前时,他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我是被小说吸引了。朱秀海先生把晋商的家国情怀,以及在那个年代下,一代人探寻初心,为中国寻找光明之路的过程写得非常好,而像乔家这样的一代商人,他们以商救国的壮举又能给当代商人带来一些启示,所以我是被作品主题打动了。”喜欢这部小说,是让路奇最欲罢不能的原因。
    “朱秀海先生绝对是一位大家,他的小说,深度和厚度都有了,而且思想性还很强,要知道这些都是当下影视圈里最缺乏的东西,如果按照他小说的体量来拍,拍60集、70集都没有问题,可是我们没办法那么忘我地拍摄,只能进行删减。”最后,大家现在看到的《诚忠堂》,是由朱秀海先生先删除了10万字,路奇接着又删除了25万字后的成果。
    为了挑选演员扮演男一号“乔映霁”,路奇可是没少花心思:“我们一直说着向《乔家大院》致敬,也代表了向《乔家大院》的演职人员致敬,所以就想着至少能找到和陈建斌一样优秀的青年演员。不过也考虑过,现在的观众都喜欢‘小鲜肉’,如果能用一些流量比较大的演员的话,那收视率肯定没问题啊。于是,我们就广为撒网,起初大家一听要演乔家大院的后人,都特别高兴,但是读了剧本之后,都说了同样一句话‘抱歉,我演不了。’最后还是陈建斌推荐了演员张博,说他形象好,演技好,台词功底也好。”
    路奇导演一直说,《诚忠堂》能成功呈现在荧屏上,和很多工作人员付出的努力密不可分。他还记得在寒冬腊月里初到山西的景象,那是在风陵渡的黄河边上,西北风呼啸,著名表演艺术家潘虹为了一个场景,能在风中伫立很久;剧中扮演反派“崔百旺”的演员周航,每到拍摄马背上的戏时,总是亲自上阵,从不用武行,与山西的马匹初次见面时,被认生的马儿狠狠地甩到了地上;还有张博,忘情地投入到剧中,有时候因为太投入,拍完戏后浑身发抖,心情难以平复。还有,那些乔家堡的村民,全力配合剧组,认真且不辞辛苦地奔波着当群演,“在乔家,我见到了全中国最好的群众演员,这是别的地方没有的。”
    100多天的拍摄,在路奇的心里,留下了太多的故事……
    主演张博:在乔家大院找到了灵魂 演职生涯因“乔映霁”完美
    70万字的小说文本,需要一字不落地理解和学习;
    1400多场戏,相当于三部25集电视剧男一号出场的总量;
    100多天的拍摄通告,没有一天休息时间;
    20多天的缓冲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上述这些,是演员张博在拍摄《诚忠堂》时经历过的。还记得两年前,记者在乔家大院里的片场见到他时,他虽然英姿焕发,但眉头紧锁,因为这次是顶着陈建斌塑造的“乔致庸”的光环来演戏,压力很大。时隔两年后,张博通过电话向记者回味在片场的点滴时,直言有痛苦,有磨难,更有甘甜和收获,而《诚忠堂》,或许就是他人生中留下的最好的作品,“为演好这个角色,我觉得自己是把张博揉碎、摧毁了后,让‘乔映霁’注入了我的身体。那一刻,我就是‘乔映霁’。”
    起初,张博接到的文本,就是朱秀海先生所撰写的近70万字的小说,当他看到小说的那一刻,整个人“蒙圈”了。辛亥革命为背景,金融改革为纽带,看着这厚重的题材,张博内心里在打鼓,“现在的剧本都是快餐式的,说了这句台词,你完全能猜到下一句台词是什么,可是小说《乔家大院》第二部里却饱含文学性和思想性,甚至有些东西你一下子都理解不了。”
    想当初,张博在拍摄《大秦帝国之崛起》时,也有过发蒙的感觉,因为他要塑造20岁至80岁区间的“嬴稷”,塑造一代帝王的一生。但此次扮演“乔映霁”,又是一种挑战,毕竟历史人物最难演。张博在家里纠结了一晚上没睡着,到天亮时他决定了:“演!闭关20天,开始学习剧本!”
    为了充分读懂《乔家大院》第二部,张博把第一部小说都看了多遍,对大院人物的命运、恩怨情仇有了初步的了解。可是接下来又遇到难题了,因为在小说当中,有很多金融词汇,“我记得当初拍《大秦帝国之崛起》的时候,就有人让我背地图,因为如果你不知道地图布局的话,你就当不了王。为了演好一个银行家,我就得先从金融知识开始补课。”
    于是,张博找了很多银行家朋友,大家聚在一起给他补课,从专业术语,到银行体制机构的发展,再到金融政策,以致朋友们都开玩笑说,如果张博能把“乔映霁”这个银行家演明白了,那就能当半个银行行长了。随后,为了感知辛亥革命大格局的变革,张博又通读近代史,从辛亥革命历史,到阎锡山传记,再到袁世凯的一生,只要跟山西晋商搭边的信息,他都不放过。
    最后,张博把小说《乔家大院》第二部通读了12遍后,给导演路奇打去电话,“路导,我们可以开机了”。
    生活中的张博,是标准的北京爷们儿,阳光温暖、爱玩闹,但镜头前的“乔映霁”,是心怀天下却饱受病痛折磨的银行家。此次出演如此厚重的人物形象,对张博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体验和挑战。
    “塑造厚重历史人物对我来说有过经历,但是我没演过被病痛折磨到有些病态的人,所以我就天天对着镜子练习,想演出一种能让观众接受,又不会吓到大家的状态。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开机第一天就要演‘乔映霁’生病时的戏,当时还在碛口的黄河滩上,零下十几摄氏度,北风呼啸,一张嘴就能吃一口沙子,我还得歇斯底里地呼喊着。这场戏下来,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因为演员很容易被带入到塑造的人物当中,我就觉得走不出来。片子杀青后的20多天里,我还觉得自己是‘乔映霁’。”
    “演这个角色,对于你来说是折磨还是享受,抑或是过瘾?”当面对记者这个问题时,张博不假思索地说:“都有!”折磨是因为大量的台词,大量的内心独白和角色担当;享受是因为这样的角色不可多得,尤其是能演绎当时富甲一方的乔家掌门人;过瘾,则是让演员能把自身的情感和小宇宙全都激发出来。“要想演得好,你就得把自己当成‘乔映霁’,所以有很多戏,我是真的深陷其中,比如剧中的妻子‘乔依依’难产而死时,和精神导师‘潘为严’分别时,我都哭得痛彻心扉,等导演喊停的时候,我依然哭得停不下来。这种让人过瘾的事情比比皆是。只要演得好,路导就会带头鼓掌,一部戏拍下来大概有十多次。要知道,导演给演员鼓掌,非常不多见啊!”
    按照剧情,张博共要拍摄1400多场戏,这样的体量在以往的电视剧中是没有的,可以说任何一个角色的出场,都需要他来搭戏。所以开机前导演就跟张博说:“这个剧组,谁都可以生病,唯独你不可以!”而张博的回答是:“为了祁县、为了乔家大院,咱拼了。”
    为了呈现“乔映霁”的身份,导演要求演员是“大背头”的造型,彰显银行家的气场,其实就与早年周润发在影视剧中的造型一样,头发需要抹上很多的发油和发蜡。作为演员,那就得绝对服从,何况在张博看来,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可最后卸妆才发现,要把头发洗干净,就得用去40分钟,要不然会影响第二天的造型。
    每天光洗头就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最为艰难的一次,是在碛口演出的那几天。“为了抢景,我们在黄河边上连着拍了24个小时,可以说彻夜无休,等最后拍完收工已经凌晨5点了,回到酒店后你得卸妆啊,因为早上9点还有新的拍摄任务,所以我得洗头。结果发现小旅馆里没有热水,只能用冷水洗。之前在那个24小时里,整个人已经被冻僵了,再用冷水洗头,就觉得脑壳疼到炸裂。我心想拍戏没冻死,难道洗个头要冻死吗?当时真的烧房子的心都有,简直就是用生命来演戏啊。”一天没睡,饥寒交迫,再加上冷水浴,这可以说是张博最痛苦的一次洗头经历了。
    时隔两年,在《诚忠堂》剧组的每一天,张博依然记忆犹新,他记得杀青当天,从主角配角,到剧组小工,再到身边的群众演员,大家都在落泪,尤其是他在剧中的“小跟班”,更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怎么就拍完了呢?大家伙怎么就散了呢?”每个人都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却又不得不说再见。
    张博说,因为这部剧,他对乔家大院特别有感情,总想着要故地重游;因为这部剧,他觉得自己演艺生涯更加完美了,“我演了这个中国早期最著名的银行家,演了乔家最传奇的掌门人之一,这部戏开启了我对角色又一次全新感受,同样‘乔映霁’也为我演艺之路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有时间,咱们一定要在乔家大院见!”
    这也是张博跟所有山西人的约定。

本报记者 孙轶琼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