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党的女儿》演活英雄形象

时间:2018年01月03日 05:4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娱乐新闻
分享到: 评论:

    

    戏文朗朗上口,与晋南方言实现了“无缝对接”,感觉这个故事本应该发生在晋南这块热土上

    好久没有感受这种视听的爽朗,看得不累,听得不烦,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从身边溜走。就这样随了音乐“一路小跑”地追着剧情,眼巴巴瞅着台上的表演,魂儿却不由得飞向远方,倏忽间又被拉回现场。
    如此往复,终不得半刻闲。
    一出好戏太难得,她能调动起你全身的兴奋点。声腔从耳鼓膜传入,继而醉心;表演从瞳孔里闪射,大脑的神经突然抖个激灵,经过反复咀嚼和玩味,这声色之味便在戏文的微醺下渐入佳境了。
    这是一种自我感觉,并非外力强加或变相诱导后的无稽之谈。
    稷山县蒲剧团的《党的女儿》讲的是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地下党组织因叛徒马家辉的出卖遭到了屠杀,武工委员田玉梅在七叔公和马家辉妻子桂英的帮助下,重建党组织为游击队筹盐,并设计“反包抄”,最终为彻底扫清“白狗子”,田玉梅与女儿奋身跳崖,为党和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是空军政治部歌舞团一级编剧阎肃老师的作品,这样一部红色革命题材大作搬到戏曲舞台上,应该说对于一个地方戏曲院团来讲是个不小的考验。
    可蒲剧确实拿出了惊人的表现。这出戏首先剧情很紧凑,矛盾冲突也是环环相扣、此起彼伏。全剧共分6场,分别是“死里逃生”“魔窟脱险”“栽赃陷害”“初心不改”“组织重建”“壮烈千秋”。剧中围绕田玉梅、马家辉、马家辉妻子桂英、七叔公、田女娟妹子这5个主要角色展开的陈述,时间跨度并不大,而且一个矛盾接着一个矛盾,让观众不能一下子就看破猜透,这已经超越了传统戏曲剧情设计,是一种成功的新突破。
    前4个人是这个戏的角儿,虽然田玉梅是一号,但是这几位都不弱。有一句话讲得好:“红花要靠绿叶衬”。现在有些剧种,有些剧目就是独角戏,配角没有几句台词,更没有大段唱词,生怕配角像陈佩斯那样抢了镜头。说白了,绿叶越是茎壮叶盛,才越能衬托出红花的妩媚娇羞。
    马家辉的形象是一个帅气的奶油小生。一反往日反面人物那灰头土脸、卑躬屈膝的“贼相”,而唱腔却用了小生和三花脸的组合,有一种清新的感觉,个别时候听起来就像越剧那样轻柔。可演员的表演却不时流露出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真正地把这种表面油光粉面、内里心怀鬼胎的人物性格雕刻得惟妙惟肖。特别是他叛变那一场,举着伞在锣鼓经的陪衬下提腿、蹉步、翻身、吊毛,整套动作发挥得张弛有度,最后伞一拿开,这一个“叛变者”的丑态突然呈现在观众面前,现代戏中这样的编排和表演真的很难得,确实给戏曲的传统程式动作赋予了新的内涵。
    七叔公的最大优势在于唱。一个最深的感受就是“蒲剧演员真会唱”。这一个起音一个落腔,唱的人眼泪止不住转圈圈。他的这种唱,完全没有飚高音,用男人特有的磁性把我们的心灵电波搅动起来,其中有一段唱“一声妈叫的我心如刀绞”,每个字都唱得清清楚楚的,让我深深地感觉到蒲剧艺术的美,领略到“声腔是勾心的魔,唱韵是戏曲的根”,这种传统的演唱没有游离人物之外,贴着剧情,让剧情因这熟悉的唱韵而更加引人入胜。
    主角田玉梅是这个剧的魂儿,与每个配角都有交集。过手戏如何处理,这是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这个角色的扮演者席武英很会处理,在每一场都没有刻意去强调自己的主角位置,而是需要配角发挥的时候把舞台让给他们,尽可能去让马家辉把自己的凶残奸诈、七叔公把自己的朴实勇敢、桂英把自己的善良正直、娟妹子把自己的稚嫩淳朴展示出来。在第五场,和七叔公一前一后亮相,而后“攀陡坡绕荒径”,舞台调度和程式动作紧紧按照剧情需要铺排,这种角色交叉和表演交错与传统戏《走山》确有神似之处,既把演员的功底施展出来,又让整个戏在没有脱离剧情的基础上闪光出彩,这当然与导演的编排也有很大关系。
    谈表演不是我的强项。对于蒲剧,粗浅谈一谈对音乐的理解。地方戏的特点就是地方的语系,一方面唱韵念白不能离开了方言俚语;另一方面就是作曲不能抛弃了传统章法。在开戏前,我专门去乐池看了看,除了传统的乐器,还有铜管、大提琴、小提琴和贝斯这些西洋乐器。演出开始后,走在最前列的还是板胡、笛子、琵琶,那些交响始终如一层轻纱或薄雾轻轻地附着在我们的传统乐队上,既不失传统的清爽,又有了一种淡淡的高雅厚重,而且演员唱起来完全不受影响,把氛围烘托得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在最后一场中,琵琶和提琴组合加上后面的布景,把一幅江南风情描摹出来,让你觉得这红色的沃土就是英雄的摇篮,那漫山的杜鹃花好一派“血色浪漫”。
    就司鼓来说,在陪衬唱腔上轻重有度、棱角分明,在扶衬表演方面有斩杀,特别是在演员舞台调度的过程中做到了“楗由眼起,滚奏紧跟脚步,亮相丝毫不差”。说是打动作其实在打演员的内心,这种长长的“一锤子”是最难把握的,因为里面蕴涵的感情最为丰富最为生动。对于戏曲乐队来说,没有一个好乐队就没有一帮好演员,蒲剧“悠悠板胡抽动您的情思,铿锵鼓点震动您的心房”,这也是该剧让我最为感动的地方。
    这出戏,布景简约换景快,唱腔简单很有味儿,表演细腻接传统,剧情集中很耐读,就连那戏文都朗朗上口,与晋南方言实现了“无缝对接”,感觉这个故事本应该发生在晋南这块热土上。
    看完演出,我认为通过一出好戏能够让我们心生走进稷山的欲望,而稷山的这种别出心裁的做法,又让我隐约间明白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苏林和 任妙琴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