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5天5夜、6000公里、跨7省36市……

太原120远赴海南接回七旬重症患者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06:4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太原新闻
分享到: 评论:

    

    从海南回来两天了,太原市120急救特勤大队牛记军医生的腰和肩膀疼痛还没有好转。1月10日下午,山西晚报记者联系牛记军时,他说,紧绷了36个小时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时,身体的各种不适他才感觉到,“下午还得在家休息,明天去上班。”
    从1月4日下午开始,至1月9日凌晨2时许,120急救特勤大队的4名医护司人员从太原出发,远赴海南,接一名七旬的患者转院治疗。5天5夜、6000公里、跨7省36市……急救人员都经历了什么?患者在路上情况如何?山西晚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电话铃声就是出诊命令 一个说走就走的急救团队
    1月4日下午3时许,太原120受理了一项特殊的任务:电话里,家属希望能将患者从海南省转回太原的医院继续治疗。急救人员了解到,患者是山西太原人,是一名慢性支气管炎患者,经琼海市人民医院检查考虑系“急性冠脉综合征”,在2018年12月31日收住入院。入院后在检查过程中病情急剧恶化,于当日19时转入重症医学科。患者病情出现多系统脏器功能衰竭(MSOF),心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呼吸衰竭、肺部感染、双侧胸腔积液……全身摆满了“生命通道”(各种抢救仪器)。家属曾联系过“直升机”等转运机构,终因为患者条件不具备,未能转运。
    电话里,家属希望转回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继续治疗。
    时间紧任务重,患者病情危重,琼海到太原又是特长途转运,这既是对医疗技术水平的挑战,也对“移动重症监护室”综合实力的考验,更是对车组每个人体能的考验。但是考虑到患者跨省看病难,“回家”心情迫切,太原急救特勤大队经过深思熟虑并请示上级领导后决定接受任务。
    说走就走,备足医疗物资,由急救特勤大队牛记军医生、张韬护士、韩居业和王建军两名司机组成的急救车组1月4日18时出发,连夜踏上了南下的征途。临出发前,太原市急救中心主任唐新宇就一再强调路上尽量吃好、休息好,一定要注意行车安全,到达海南省后休整一天再返回。
    患者家属激动地说:终于盼到你们了,回家有望了
    救护车从太原出发,到了5日凌晨0时30分许,抵达河南省新郑市,就近休息,5日清晨7时,救护车再次出发南下。一路途经湖北、湖南、广西、广东、海南,从雾霾蒙蒙的山西,进入路况复杂的河南,穿过阴雨绵绵的湖北、湖南,进入炎热的广西、广东,在海风习习潮来汐往的等待中轮渡,跨7省36市,披星戴月,耗时48小时,在1月6日20时许如期赶到海南省琼海市。
    到达后,风尘仆仆的急救人员在车上换上薄衣服,就急匆匆地赶到琼海市人民医院见到了患者及家属。见面瞬间,看着太原120急救人员,家属热泪盈眶地说:“终于盼到你们了,看到你们就像见到亲人了,回家有望了。”
    按照计划,急救人员在长途跋涉到达琼海市人民医院后,要在当地休整一天,但看着家属急切回家的心情,跨省看病每天的高额治疗费用,急救人员改变了原计划,决定放弃休整,为患者节约时间,满足家属的愿望。
    担任急救小组组长的牛记军告诉山西晚报记者,将心比心,换位思考,谁家遇到这样的着急事,肯定都想尽早回原籍治疗。此情此景,大家谁也没有推托,决定次日就往回走。当时主管医生不在,急救人员向值班医生了解病情后,心中有了初步印象,医护人员和司机做了详细的分工和部署,各司其职,把途中患者可能会发生的一些情况逐一梳理并做好预案,同时把回程的行车节点进行了初步安排。
    接上患者才是真正的考验 回程36小时患者安全抵达医院
    7日早上,急救人员再次评估患者病情,双方医护人员严谨认真沟通,详细了解患者病情、近期治疗情况及效果、特别注意事项等。还好,患者病情虽然危重但是生命体征平稳,具备转运条件。急救人员坚决执行《三同意一陪护》制度,经主管医生同意转院,与患者家属有效沟通,知情同意并愿意承担转运途中的风险,随后双方进行有条不紊地交接,特殊必备药品储备完成,进行了呼吸机调试,能够完全维持患者监护时的各项生命体征,长途转运任务正式开始。
    牛记军说,从接上患者那一刻,才是真正工作的开始。多系统脏器功能衰竭(MSOF)患者特长距离转运,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发生意外。他们医护司神经紧绷全力以赴,心电监护、血氧饱和度监测、输液泵、呼吸机等操作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途中患者痰多,吸痰是重点且必须的工作,而每吸一次痰都是对患者生命的挑战,极容易引起心脏骤停导致死亡。转运36个小时中,患者病情几度反复并加重,牛记军在紧急医疗干预的同时,随时利用电话、视频等途径与心内科、呼吸科、肾内科等专家远程会诊,汇报交流病情,及时采取进一步有效救治措施,多次让患者转危为安。
    牛记军说,“患者病情反复,要密切观察确保患者生命体征的平稳。随时摸一摸患者额头,感觉异常就进行测量体温,并做好物理或药物降温处理;另外,患者肺部感染严重,痰多,要吸痰,但是吸痰管一刺激患者气道,心率就会加快,对患者的生命就是一次挑战,很有可能造成心脏骤停导致患者死亡等紧急情况发生。”他说,“每吸一次痰,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以说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完成一次,又随时准备下一次的吸痰处置”。8日早上,患者鼻饲后病情突然又出现加重,情况十分危急,并且有可能恶化,他还给患者下了病危通知书。最后经过2小时紧张抢救后,有惊无险,患者转危为安。
    1月8日18时许,救护车进入山西境内后,牛记军看到患者一直睁着眼睛。起初,他以为是患者身体有不适,就一直观察着,未发现生命体征有异常波动。22时30分许,救护车抵达山医大二院时,患者热泪盈眶,他赶紧安慰老人不要激动,到太原了不要激动,不利于疾病的治疗。“后来我才反应过来,老人虽说病情严重,但神志清晰,思乡心切,回归故土心情激动所致。”牛记军说。“越到转运尾声越觉得时间好漫长,就怕患者突然病情恶化出现意外。不是担心自己的名誉,而是怕功亏一篑,患者丧失生命是最可悲的,同时也会辜负单位领导的期望和患者的信任”,“‘近乡情更怯,不敢问路遥’是我的真实感受,只有与医院将患者交接并妥善安排才是把悬着的心真的放下了。”从医院交接完手续,急救人员回到家里时,已是9日凌晨2时许了。
    5天5夜 急救人员这样度过
    在经过长时间和高强度的工作后,急救人员才感觉松懈下来的身体各种难受。“腰疼、肩膀疼。”牛记军说,9日凌晨回了家累得倒头就睡,到了9日晚,虽说还累,但睡不着,身上疼。到了10日凌晨,他还和家属微信交流,家属告诉他老人情况比较平稳。
    这次特长途转运,不仅是对急救人员技能的考验,也是对体力的考验。“去的路上用了两天三夜,吃饭基本是泡面。在服务区接上杯热水,简单吃一口就又出发了。从1月4日晚出发,我们正经吃的饭是6日上午的那顿自助餐,每人20元,有粥有菜。感觉很知足了。”牛记军说。
    “两千多公里的颠簸,最痛苦的是,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却不能踏上海南的土地,就着海风吃午饭吧。”1月6日16时52分,急救护士张韬在微信朋友圈感慨,还配了一张手拿泡面的图片。原来,乘坐轮渡时,正是中午吃饭时间,但想着15时30分就到达海南了,急救人员顾不上吃饭,就直接上船,但奈何到达目的地后,轮船却一时靠不了岸,他们在轮船上等了近3个小时才下了船,只好吃泡面填饱肚子。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急救司机韩居业站在急救车前吃泡面的情景,也让山西晚报记者感受到他们在与时间赛跑的紧急感。除了必要的上厕所和喝水外,急救人员一路马不停蹄,两名急救人员倒班开车,圆满完成了这次艰巨的任务。
    这么长时间的长途跋涉,两名司机累了怎么办?10日下午,山西晚报记者联系到韩居业,他说,基本跑两三百公里,他和另一名司机就倒替开,换班休息的那个人必须睡一会儿,才能保证交接班时集中精力去开车,不能有丝毫含糊。
    太原市急救中心的特勤队于2015年年初成立,配备有多辆呼吸机、除颤监护一体机等高、精、尖医疗设备的奔驰监护型负压救护车,专用于长途救治转运患者。几年来,抢救并成功转运了近千例脏器损伤、脑出血合并肺部感染、心肌梗死三支病变合并心率失常等急危重症患者。特勤队员们以太原为中心,立足山西,面向全国,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此次将山西籍重症患者从琼海成功救治转运回山西,是路程最远、时间最长、任务最紧迫、条件最艰苦、病情最复杂多变的一次抢救转运。
    饿了泡面、困了闭眼小憩,战技术、战严寒、战疲劳、战饥饿,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急救人员说,一切的苦累在将患者安全送达医院时,都觉得值了。“我们是铁肩担‘道医’。”牛记军风趣地说,“道”是道路上的长途奔波,“医”则是对医护人员医术的考验。

山西晚报记者 徐麦丽 实习生 郭晓慧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无臂特技飞车人 以脚代手演绎别样人生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