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一辈子一个女娲梦

时间:2018年07月11日 05:42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分享到: 评论:

刘北锁老人讲述女娲故事。

  梁思成书中的赵城侯村女娲陵庙正殿。

女娲陵庙近貌。

    

    女娲补天、女娲造人的美丽传说和女娲人面蛇身的传奇形象在我国民间广为流传,大多数中国人在幼年时期就从长辈们讲的睡前故事里知道了女娲,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更是以女娲补天的故事开篇。尽管如此,很少会有人觉得女娲是人,毕竟像补天和造人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在普通人认识里绝非人力可为。况且女娲时代距离今天时间久远,又无信史佐证。
    有一个叫刘北锁的老人,只因出生于我省临汾市赵城镇侯村(2004年被确定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女娲陵庙所在地),幼年被女娲文化熏染,1997年从中国兵器工业204研究所退休后,21年间,不仅每年数趟往返于居住地西安和侯村之间,还自费走遍河北、河南、山东、甘肃等省,搜集资料、整理碑拓、撰写论文,成为女娲文化的研究和传播者。他在老伴、女儿和朋友们的帮助下孜孜以求,试图还原女娲人类始祖而非神话人物的身份地位,希望通过多方努力,能恢复赵城侯村女娲陵庙旧观,让我省多一个有特色、有新意、有深度、有魅力的文化旅游胜地。

一个追问 女娲,神耶?人耶?


    时间回溯到60多年前,赵城侯村规模宏大、古柏森森的女娲陵庙旁,10多岁的小小少年常常流连其间,村子里流传着的诸多娲皇的神奇故事和这些日日得见的古老遗迹都深深烙印在少年心中。也许从那个时候起,这个后来背井离乡的少年心里就有了如是追问:“女娲,神耶?人耶?”
    时光如梭,一晃40多年过去了,1997年,当年徘徊在陵庙间的懵懂少年已是鬓上添霜,可埋藏在心间的那个追问却异常清晰起来,于是,60岁的刘北锁带着老伴踏上了新的探寻之路,这一走就是21年。
    在刘老的记忆中,女娲陵庙是这样的:“据记载,女娲陵有古柏108棵,我上小学时数过当时有97棵。女娲陵共有两个陵,一个为正陵,一个为衣冠冢。两个陵皆在庙后,东西相距49步。这种墓葬形式在全国少见。明清两代官方清明祭祀的帝陵中,湖南炎帝陵52次,陕西黄帝陵43次,而女娲陵则有72次,每次祭祀都会有一块与祭文相关的石碑,女娲陵应该有72块。女娲陵建筑风格极具皇家气派。”
    1934年,梁思成、林徽因在《晋汾古建筑预查纪略》列《赵城县侯村女娲庙》目,云:由赵城县城上霍山,离城八里,路过侯村。离村三四里,已看见巍然高起的殿宇……庙的平面,地面深广,以正殿为中心,四周为廊屋,南面廊屋中部为二门,二门之外,左右仍为廊屋,南面为墙,正中辟山门,这样将庙分为内外两院。内院正殿居中,外院则有碑亭两座东西对立,印象宏大。这是比较少见的平面布置……明清两代重修或祀祭碑碣无数……现存的正殿五间,重檐歇山,额曰娲皇殿……这殿的年代,恐不能早过元末明初……这殿的彩画,尤其是内檐的,尚富古风,颇有《营造法式》彩画的意味。殿门上铁铸门钹,门钉铸工极精俊。二门内偏东宋石经幢……当为此行所见石刻中之最上妙品。
    可多年之后展现在刘老眼前的女娲陵庙,不要说两位建筑大师笔下巍然宏大的兴盛景象,即使是刘老自己记忆中规模宏大、古柏森森都不复存在。唯有两通高大竖立的石碑、两座已经毁坏缩小的女娲陵冢、3棵干枯的千年古柏,散落的石鼓、石础及出土的残砖断瓦和20多块束之高阁的出土碑刻。
    要想回答曾经的追问,必然要从这些碑刻记载中去寻找证据。

一个梦想 恢复女娲陵庙昔日荣光


    刘北锁老人告诉记者,按“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研究结论,我们国家的信史应当由公元前2070年开始算起,距今年(公元2018年)共4088年。再往前的中国历史统称为“传说历史”。《史记》记载的黄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统统是“传说帝王”。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有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如截止轩辕黄帝,下五千年还空缺300-400年。女娲氏在治130年,伏羲氏在位110年,神农氏在治145年。三氏族治理时间,总和为385年,有可能补上300-400年的空缺。按照女娲与伏羲为兄妹夫妻,在位时开创了婚姻制度的传说,将他俩所处的时代划归到母系向父系社会的过渡时期,已为大部分历史学家认可。据此,女娲、伏羲时期可定为上五千年之末、下五千年之始。
    而证明女娲确为人类始祖,赵城侯村女娲陵庙被宋以来历代帝王隆重祭祀的密钥就在刘老以老伴和女儿为助手,耗时21年逐字翻译的古老碑文中。山西红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英是刘老在山西传播女娲文化的仰慕者和执行者,她告诉记者,老人一家三口生活极为简朴,退休后更是把整个心思和大部分积蓄都用来研究和弘扬女娲文化上。撰写了《赵城娲皇陵庙现存碑碣点注》《历代皇帝和文人墨客对女娲及赵城女娲庙的赞颂》《北宋后官方及精英认定的女娲、赵城娲皇陵庙》《明清两代祭祀娲皇的程式及所奏词曲》等多篇研究文章。其中《赵城娲皇陵庙现存碑碣点注》通过逐字逐句解读碑刻,还原了宋、金、元、明、清940多年里,官方都是把女娲视为圣帝明王,并把赵城女娲陵庙作为御祭女娲的唯一正庙的历史真相。
    女娲作为圣帝明王所处时代背景、功绩、地位,《大宋新修女娲庙碑》中早有明确记载。奉敕撰文者裴丽泽,绛州闻喜人,唐玄宗的宰相裴耀卿八世孙,宋名将裴济之兄。开宝六年时,赵匡胤次子赵德昭为山南西道节度使,裴丽泽为节度掌书记将仕郎。奉敕书者张仁愿,谯郡人,后梁时任大理卿,宋州刺史张存敬之子,时任太子洗马同正。由此可见,该碑文代表了北宋官方与精英共同的观点。
    《大宋新修女娲庙碑》铭并序中有这样的记载:“按《帝王世纪》云:‘女氏风姓也,当火化之初,以木德而王。象日月以明临照,肇嫁娶以叙人伦。分定九州,自我而始。变化万物,非圣而何。’”刘老翻译出的这段话的大意是:皇甫谧所撰《帝王世纪》中说,女娲氏风姓也,出现在人类广泛用火的初期,以木德而王。她的出现,像日月照临人间。她开始施行的嫁娶制度,奠定了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妇夫和谐、长幼有叙、朋友有信的人伦基础。划分九州由女娲时期开始。许多创新发明说明,女娲是一位无所不通的圣人。
    《大元国重修娲皇庙碑》重申了女娲的圣帝明王地位。“中统建元(1260)有诏,敕郡国名山大川、五岳、四渎、圣帝明王,载在祀典者,以时致祭,有司流承。”
    《1450年(景泰元年)皇帝遣官致祭娲皇氏碑》《1495年(弘治八年)皇帝遣官致祭娲皇氏碑》等十余块明、清两代皇帝祭祀女娲的碑文,充分显示官方是继承了宋、元的传统的。
    通过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对古老碑文的正确解读,女娲人类始祖、圣明帝王的身份地位在刘老认知中逐渐清晰起来,而同时恢复赵城侯村女娲陵庙昔日荣光的梦想也在刘老心中滋生。

一个行动为 女娲陵庙复兴奔走


    2015年,第一届女娲文化研讨会在洪洞县举办,20多位省内外多年来致力于女娲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在对大量文物考证的认定和历史资料研究的基础上,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对女娲文化展开探讨交流,对女娲文化的历史地位和现实意义形成共识,认为洪洞县赵城侯村女娲陵庙为历代皇帝御祭女娲的唯一正庙。专家们的观点证明了刘北锁老人的心血没有白费。
    如今,81岁的刘北锁老人仍然是赵城侯村女娲陵庙文管所名誉所长,仍然不顾年迈为女娲陵庙的复兴事宜四处奔波,在他看来,该庙宇群传统文化内涵十分丰富,应该在更高层面、更多人中得到认可,从而能更好的保护和传承。
    资料显示,当年的女娲陵庙内,创世人物应有尽有。三皇殿供奉盘古氏、有巢氏、燧人氏;五圣殿供奉共工、帝舜、药王、牛王、马王;火神庙供祝融;补天寺后院的南殿里供奉禹王。
    女性人物众多。除女娲外,“子孙娘娘”楼上供奉伏羲与女娲的母亲华胥圣母;娲皇庙东南角供奉为女娲管理音乐的娥陵氏和圣氏;村西门洞上供黄帝的妻子嫘祖;娲皇庙外西南角的门洞上供黄帝的女儿女魃;村东门洞上供奉周族始祖姜嫄、商族始祖简狄、尧母庆都、挚母常仪;村西巷里南端、娲皇井北坡上面供奉观音菩萨;村北门洞上供奉有桃花仙女。
    学派兼容。女娲庙东侧有道教的“补天观”和孔子的牌位。“补天寺”内有三世佛泥塑。村北门洞上供周公。村南门洞上供最早的兵家风后与应龙。村北有“玉皇庙”。村西北角公馆里,供奉着女娲肠化之神,俗称黑虎龙官。补天寺大门内的东西两厢还供关圣帝和诸葛亮。
    刘老认为,若能让该庙宇群恢复旧观、重现辉煌,便是对华夏远古历史地系统回顾,便能全面直观地展现出中华传统文化的渊源。我省也将有一个有特色、有新意、有深度、有魅力的文化旅游胜地;临汾市将有一处高起点、高层次、高品位的人文大观园;洪洞县的祖根,将由600年追溯至6000年。赵城侯村女娲陵庙将为全球华人提供一个寻根、祭祖、报恩、祈福、求嗣、进行孝道教育、凝聚全民族,实现振兴中华梦的重要场所。

本报记者 孙蕊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意大利设计师跟随“一带一路”龙城创业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