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刘刚:读书不难,成名不难,寂寞最难

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6:45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分享到: 评论:

刘刚的向山楼

刘刚写篆体书法

    

    初夏时节,景色宜人。一大清早,刘刚就忙着赶火车,从太原南站出发去介休。两年来,每个月他都要往返两趟,在介休的行余书社教授篆刻。迄今,结业三批共培养了四五十个学生。
    篆刻并非刘刚的主业,他以书法见长,习字30余年,无心插柳,却以篆刻受到认可,赢得美誉。曾接连参加过全国篆刻展、中青年书法篆刻展,不仅名扬三晋,在全国也是小有名气的中青年篆刻家。
    刘刚爱印、玩印、刻印,痴迷其中,颇有心得。著名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文博大家张颔曾赞其:字法严谨,配篆妥帖,深得汉印精髓。

与介休的未了缘

    刘刚与张颔老人熟识,自然与同好书法、篆刻的喜好有关,但二人与介休的渊源,也是成为忘年交的一大因由。
    刘刚祖籍山东宁津,1963年生人。现为山西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太原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晋阳印社副社长,山右印学社社长。
    张颔1920年生于介休,高小毕业后,进入行余学社学习书法、篆刻。1936年春赴湖北樊城学做生意,抗战爆发后,回到山西参加抗战……这段经历与刘刚的外祖父十分相似。生于介休龙凤镇的刘刚外祖父,经商藏书,一生传奇而坎坷。
    刘刚的父亲是个牙医,因工作关系认识了太原有名的书法家吕岳挺,此人恰巧在刘刚所在中学做校医,近水楼台,刘刚从此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之后进入太原育才书法班,得到王留鳌、王德儒诸名师指点。练习书法常常需要各种名章、闲章,求人不如求己,刘刚琢磨着自己动手学习篆刻。
    到上世纪90年代,他立志专攻篆刻,远赴山东枣庄,参加中国书协举办的篆刻培训班。结识王镛、李刚田、徐正濂等篆刻名家,眼界开阔了,技艺也大有长进。可刘刚发觉,再高的技法也无法弥补文化素养的欠缺。从一个会刻印的匠人,到一个真正通晓篆刻的行家,隔着一堵文化内涵的墙。
    2003年,饱经沧桑的母亲撒手人寰,刘刚从悲痛中找到了动力,读书,既是聊以慰藉的良药,更是滋养内心的营养。他陆续结识了一批文化修养深厚的大家——张颔、林鹏、姚国瑾、介子平……他要从单纯会写字、会刻印,转变成爱读书、有思想的书家、篆刻家。
    有了母亲与介休的渊源,有了与张颔先生的交集,刘刚与介休文化圈交往日盛,继而走近行余书社。“行余”二字出于《论语》“行有余力而学文”,为民国期间介休城商人结社而成。社中名家如岳宝树、曹淮、董重、王鋆等,皆精于书画金石,张颔更是其中佼佼者。2014年,介休书法界蓬勃兴起,遂再次结社,成立了行余书社。先后主办“李刚遗作展”“百年行余纪念展”“张颔先生九七华诞书画精品展”“老树新田——田树苌书画展”等。
    2016年初,刘刚受邀在行余开设篆刻班授课,再续百年行余前缘。自然,更是刘刚用自己的方式,纪念和回报故土和亲人。

拜大聱林鹏为师

    在很长一段时间,国人不太讲究拜师礼,总觉得有些封建的残余。可有些技艺是需要师承传播,书法和篆刻这些“小众化”的艺术门类,永远不可能大众普及,师承,是最直接有效的传承方式和渠道。到2011年前后,刘刚受姚国瑾拜姚奠中、林鹏为师的启发,与好友王志刚同拜林鹏为师。
    刘刚深知:“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要拜师,就要找最好的老师去请教。在他看来,师父不光是书法大家,更是个学养深厚,用心做学问的人。
    林鹏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山西分会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职。书法擅大草,遒劲豪迈、气势磅礴。以草闻名于世,书法界有“南有林散之,北有林鹏”之称。
    在师父林鹏眼中,刘刚这个小伙子,“有才,有灵性,刻得好”。他对后辈不吝赞誉,为刘刚题词:人忠厚,喜读书,善思考,技艺精。
    刘刚习书是从智永《千字文》入手的。智永为南朝陈时的书家,南派书风,中和柔美,长期淫浸,化入骨血,这是刘刚书法的根基。他的行书流畅自然,风流倜傥,实源于此。
    “那种所谓的习书速成法也只是写写字而已,不可当书法看待。书法,反而是一种治疗急功近利的良药。所以只要路正,则不怕缓,要之,渐进则易收功,急进则多阻力。”经验告诉我们,凡至理多自从容不迫处得之。矜心欲有所为者则往往不如初志。古人讲“持之以恒、久久自通”正是这个道理。

书法是篆刻之根基

    以书家自居的刘刚,其篆刻却为他赢得薄名,他所擅长的汉印,铁画银钩,含锋蓄势,劲气中藏,笔触凝重圆浑,骨健体润,稳劲苍莽,典雅与飘逸兼而有之。书法家、画家都以有他的印章为荣。
    学者介子平近年来以书画评论为要,他给刘刚篆刻的评价是,“其作方圆相参,方笔中求圆润,以直方笔方折出之,法度严谨,工稳秀润,锋棱显露,古拙恣肆,且能于平中见巧变,苍茫浑厚,自然随意之。最是他的铁线篆,形似屈铁,线如玉箸,山静水流,鸢飞鱼跃,笔画纤细而劲,布局匀称而舒,雄健爽利,刚柔相济,金石味十足,刀味十足。”
    在学篆刻之初,刘刚就曾通过函授,向上海名宿徐正濂学习篆刻,徐正濂乃钱君匋弟子,观念超前,风格新颖,其篆刻以“秦汉为体,明清为用”。这些都对刘刚印风细腻耐读,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书法家姚国瑾评价刘刚的篆刻,从明清流派印入手,起点是浙派,循西泠前四家旧迹,尤关注蒋山堂与黄小松,浑朴而不失典雅,苍劲而别饶逸致。结体注重排叠对称、挪让穿插及线条的粗细变化,章法讲究饱满充实,可以说甚得浙派家传。随后遍临两汉官印,追根究源,悟熔铸之意。故其所制之印,不仅具有浓郁的石刻味道,更具有深沉的熔铸痕迹。
    如果说书法曾经给了汉字无穷的魅力,那么篆刻则又将汉字的古雅之美推向了极致。书法是篆刻的重要基础,没有篆书的深厚功底,包括金文、青铜器铭文、钱币文字、战国古玺等知识,要想学好篆刻,可谓难上加难。刘刚说,这大概是篆刻曲高和寡的原因,印者,隐也。

学艺也是种救赎

    作家韩石山曾如此评价“刘刚这人有点傲。这感觉,得之最初的相识。没有任何根据,就是那么一点感觉。”我初识刘刚,亦有同感。或者准确地说,是一种孤傲,一份冷。不是为人不够热情,而是内心笃定散淡,不浮躁的避世心态。而这般模样,不光是岁月磨砺养成,更像是从内而外,自小就有的气质。
    那一点点傲,在了解他的童年磨难之后,一切都变得释然和顺理成章。到了“知天命”之年,刘刚才略略放松心态,开始尝试去探究和了解外祖父的事情,走访介休的老亲戚,从他们口中去追寻不堪回首的往事。事非经过不知难,童年的记忆曾经压着他,不敢抬头,不敢深究,怕得到的都是痛彻心扉的真相。
    刘刚用自己的笔和刻刀,拓展自己封闭的心,开启幽暗的门,终于,透过窗棂,他看到光亮,迎来了温情,更找到了一份释然。生命不易,学艺有时也是救赎之路。刘刚的毛笔饱蘸着忧伤,刻刀蕴藏着不忿,所幸,他走出人生的阴雨季,豁然开朗,前景一片光明。
    刘刚希望书法、篆刻在内的诸艺,能作为一种职业,被世人慎重认真地对待。当下,一些人心浮气躁,好高骛远,鄙视重复。而刘刚则认为,就艺术修炼而言,重复是强化内心情感的一种有力手段,同时也是创造一种最初节奏的有力手段,是任何艺术形式中,达到最初和谐转换的手段。
    在刘刚看来,为艺最需要放松,所谓“凝神静虑,收视反听”,所谓“先散怀抱”都是这个意思。不放松创造的艺术,总有一种造作忸怩之态,毫无和谐之美。放松不下来,除了功夫不到家之外,也还存在精神状态是否散淡的问题,说白了,就是自甘寂寞的劲头不够。刘刚是个有精神追求的人,他的作品不愿流俗,而他自己,更是坚守着固有的品位。
    书宅苦读,沉潜汉印,刘刚从不随波逐流,而是踏踏实实,乐此不疲。他自言,“读书不难,成名不难,寂寞最难”。古贤诗、书、画、印中的淡雅,皆是从这份静中得来。就连他刻的闲章,也多半是“读书闭门”“厚德载物”“养气”等,带着传统古典的韵味。
    刘刚的画室“向山楼”,取“仁者乐山,向往傅山,家在山边”之意。在他的画室长长的画案上,刘刚研墨提笔,凝神静气,写下“雅静”二字,这是他自身的写照,更是他习艺的初衷和人生心得。

本报记者 周俊芳 文/图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