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阿宝:民歌离开原创必死

时间: 2019年01月18日06:18  来源:山西日报

山西新闻网>>新闻频道>>娱乐新闻
分享到: 评论:

    

    【写在前面】1月14日 ,本报以《“风也有根”不仅仅是一台民歌晚会》为题,报道了在11日山西大剧院举行的《张红丽民歌专场》后,总策划人王京荣对于民歌发展的深度思考。稿件见诸报端和网络后,山西晚报的老朋友、著名山西籍原生态民歌手阿宝,第一时间跟记者主动联络,想聊聊民歌的话题,并一再强调:“我今天跟你说这些东西都是心里话,也都是现实。很多人也不愿提、不愿说,大家都无奈地面对着民歌的没落。”
    此前,王京荣和他的团队为民歌的发展进行了很多年的探索和筹划,“民歌没落”似乎从来不在他的字典里。乍一听,阿宝的观点和他的截然相反,一场“论战”似乎即将打响。
    在我们看来,任何关于民歌发展的探讨都是有意义的,接纳不同的观点是气度,呈现不同的观点是使命,如果更多的读者、歌迷都能表达看法、关注民歌,民歌又岂能没落?但在与阿宝三四个小时的交流中,记者逐渐发现,他的观点最终与王京荣的殊途同归,阿宝一直实践着原创与创新性发展,而这些也正是王京荣最为倡导的,阿宝甚至说:“我同意他的看法。民歌不能只作为非遗存在,它离开原创必死!”
    阿宝观点1:民歌现在真的完了
    阿宝给山西晚报记者微信留言的第一句就是:“我看到你写那个文章了,正想跟你好好聊聊民歌,民歌现在真的完了!”看他如此犀利,反倒是让我生出不少好奇,何出此言?
    “先是土壤没了,现在80、90、00后,完全不听民歌,他们觉得听民歌跟听戏一样,跟不上时代,谁手机里存个民歌,准被当怪物;第二,最重要的媒体电视不行了,观众流向网络,电视收视率急剧下降,电视是民歌最重要的载体啊;还有一个就是创作队伍凋零了,那些老的都老了,新的创作者接不上来,现在的民歌手唱的大都是百年前的老腔老调,这些都造成民歌的迅速衰落。”虽然阿宝的有些话说得绝对,但不可否认,其中一些现象的确是民歌发展中的大障碍。
    作为一个民歌手,在圈内摸爬滚打几十年,阿宝最深切的感受就是“民歌演出市场不断萎缩,过去一台大型的晚会,总会有几档民歌的,现在几乎都没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我看了好多央视二套、四套的纪录片,比如关于改革开放的或者‘一带一路’的,过去这类专题片片尾通常会用民歌,但现在几乎都是流行作品。”
    阿宝观点2:民歌将被民谣取代
    在不少观众看来,阿宝已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但细心的歌迷发现,他最近却“悄悄”出了首新作《那年青春》,而且还是他自己作词、作曲的民谣作品。
    在阿宝看来,“民歌没落,取而代之的是民谣。现在很多艺术院校,民歌专业的招生都很困难,这是事实,即使毕业了找工作也难。而现在,宁夏、甘肃、陕西出了一批非常棒的民谣歌手,用方言来唱,带着民族特色,唱的都是生活,非常接地气。反观我们这些民歌手呢,创作高大上、远离生活,所以说民谣取代民歌是必然的,而且民谣很受年轻人欢迎。”
    他语气诚恳地说:“谁也救不了民歌,只有自己才能救。如果民歌手继续唱那些100年前、50年前的歌,人们不会再听;创作那些高大上的、远离生活的新民歌,一样没人听。只有贴近生活的创作,才能救民歌。”
    说起自己的新作,他说就是因为看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专题片,回想四十年前,很多场景历历在目,而突然间发现自己这代人全都老了,于是动笔写下了那种怀念青春的感受,很朴实的歌词,“青春是一场必散的盛宴,谁曾是那个追风的少年……有一天我会步履蹒跚,消失在远方重叠的山峦,除了我对你无尽的思念,爱与往事都过眼云烟……”不料推出不久意外受到很多人的喜欢。
    阿宝观点3:作品才是歌手的生命
    阿宝有番话说得比较实在:“民歌手中,早前出了名还能吃老本,没出名的几乎再难出头。你看这么多年,哪个民歌手的歌是能持久流传的?”
    他告诉山西晚报记者,目前国内民歌手中演出机会最多的就是蒋大为老师,因为有《西游记》的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因为有《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经典,他仍能够邀约不断。他看得很清楚,“作品才是歌手的生命,只靠翻唱,走不了太远。民歌离开原创必死!”而这也的确是民歌手发展的一大障碍。
    这些年来,意识到这些问题的阿宝,有意做着不同尝试,“比如我那首《老爸老妈》,原来是晋陕蒙的民间小曲,我把它重新填词改编,现在家喻户晓了,在南方演出竟然可以万人大合唱,这点我觉得很幸运。”除此之外,这些年他也一直在积攒原创作品《倾国倾城》《为你跑成罗圈腿》《花开的时候来看我》等,他也在酝酿自己的全国巡演。
    对于山西晚报《“风也有根”不仅仅是一台民歌晚会》这篇文章,他明确表态:“我同意他(王京荣)的观点,民歌光靠文化遗产这种非物质保护是不行的。民歌的非遗保护,好比把一个人当成植物人,给它输营养液,只是维持生命,根本没活力,民歌发展最主要的是培植土壤。”
    作为一个山西人,阿宝非常肯定家乡对于民歌发展的贡献和坚守。“我经常跟陕西的民歌手聊天,他们很羡慕,我们省对民歌的重视,山西电视台还有《歌从黄河来》这样的栏目,陕西的歌手基本上都是单打独斗,时常来山西录节目。我记忆中山西,最棒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黄河一方土》和《黄河儿女情》,那其中就留下《想亲亲》这样的经典。我们一直都在坚守传承民歌,希望未来也是。”

    山西晚报记者 范璐

(责任编辑:_刘洋_)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 微信公众号:Asxsjz

本网摄影师重走汶川救灾路 十年前随部队入川救援本网摄影师重走汶川救灾路 十年前随部队入川救援

视频 /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