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风也有根”不仅仅是一台民歌晚会

时间: 2019年01月14日06:25  来源:山西日报

山西新闻网>>新闻频道>>娱乐新闻
分享到: 评论:

    

    结束了11日《风也有根——张红丽民歌专场》在山西大剧院的演出,卸完台,王京荣回到家已经是1月12日凌晨了。
    作为这台晚会的总策划人,王京荣疲惫而兴奋,进门一小会儿,张红丽的电话就到了,这是他们师徒间的默契。在大型说唱剧《解放》诞生的十年里,身为山西戏剧职业学院华夏之根艺术团团长的他,和身为主角“姥姥”的她,每每演出后都要总结一下当场的成败得失,这种交流让他们觉得踏实。
    王京荣瘫坐在家里的时候,才真的感觉到累了。的确,仅仅是新年前后,全国剧院经理人培训、戏校60年校庆、张红丽演唱会等诸多大事都一股脑袭来,连续的工作让他的血压在一个多月前一度飙升到190,被迫住院,可出了院一切照常。此时,他知道自己睡不着,泡了一杯茶独坐,几个小时前的那场演出、为此策划的那些场景、包括长久以来对山西民歌发展的思索,通通在这个静谧的夜里翻转弥散……
    没羊皮袄、剪窗花 一点也不“民歌”的民歌晚会
    2019年1月11日晚,浓重的雾霾没有阻碍观众奔赴山西大剧院的脚步,小剧场里座无虚席。山西晚报记者开场前半小时,在大剧院售票口就目睹了这么一幕,一个“长风之夜”演出老粉丝来买票,工作人员告知“早就卖没了”,后面又进来几位准备买票的观众难掩遗憾,嘟囔着:“啊?想听个山西民歌嘛,还这么难!”
    19点30分,演出正式开始,当主持人开始介绍:“张红丽是近些年来我省文艺舞台上涌现出的一颗耀眼新星,她是山西戏剧职业学院青年教师,也是山西华夏之根艺术团的独唱演员。从艺十几年来,从一名戏曲演员、戏曲青年教师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民歌手,为山西民歌的传承弘扬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成为新时代山西民歌的杰出代表”时,观众席里已经开始爆发掌声。
    的确,这个从《解放》里“姥姥”起步的姑娘十年来荣誉加身,近年来最为大家熟知的便是在2017年央视的《中国民歌大会》上,她蝉联三冠,将山西民歌推向了一个新高度。张红丽嗓音宽厚,极具质感,善于用声音讲述故事,极大地丰富了山西民歌艺术特色,因此有评论将她称之为“黄河女歌王”。
    一个半小时的演出里,张红丽为观众先后献上了山西民歌《桃花红杏花白》《一对对鸳鸯水上漂》《汾河流水哗啦啦》《大红公鸡毛腿腿》,云南风格的《想妈妈》和新创歌曲《西口情》《杨门女将》《小老杨,你好好活》等作品,还与爱人杨志君合作改编了流行音乐作品《凉凉》,每每曲毕便是掌声四溢,而其中不乏省内民歌界的前辈。
    观众除了感叹于张红丽在民歌、戏曲、流行音乐间的随意切换,更惊讶于舞台上没有了“红袄袄绿裤裤”,没有了“山坡坡剪窗花”,简洁的舞台上一切都以一种现代的淡雅的面目出现。几道弯弯便是“汾河流水哗啦啦”,一把红色的巨大的宋式高背椅、八位戏曲装扮的护卫便是“杨门女将”,简约的窗框透出了几朵桃花便是“桃花红来杏花白”。山西民歌还是那个韵味,但已被精良的音乐制作、现代感的音乐编配所取代。
    演出结束后,山西晚报记者随机和周围几个观众聊天,人们说到最多的就是“创新”,编曲的创新、舞台的创新,大家由衷觉得这才是民歌的未来之路。
    总策划深情执笔 告诉你舞台背后的思索
    在11日晚的演出结束后几个小时,王京荣的手机几乎没停下响动,除了祝贺还是祝贺。
    回家静下来,王京荣决定写点什么,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于是12日中午,他以《写在“风也有根——张红丽民歌专场音乐会”之后》一条微信长文,讲述了这台晚会背后的一些思索:
    山西,高天厚土,滋养出了山西人厚道、忠义的群体性格,同时滋养出一朵朵艺术的奇葩,其中山西民歌最具山西地域特点,最具山西人性格,高亢嘹亮中透着荡气回肠。更重要的是,山西民歌的内在品质也恰恰是中华民族的心灵归结。
    “风也有根”,既是我们对民歌新的读解,也是对民歌新的美学追求。留住的是风的韵味,植根要在当下的生活,不是传统地再现,而是在传承之后用新时代的语境表现我们的生活和情感。
    山西戏剧职业学院、山西华夏之根艺术团对山西民歌以及传统艺术的保护、传承是一项文化的自觉行为。从2004年提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是把濒临失传的民歌先抢救下来;2010年提出了“山西民歌的当代价值”,是从活下来的民歌中遴选有时代性的、有当下审美价值的、能和现代人做情感沟通的民歌加工整理。而今天,我们举办“风也有根——张红丽民歌专场音乐会”的同时,按照新时代对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新理念,提出了“山西民歌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让优秀的山西民歌不仅“活下来”“活得好”……
    看得出来,王京荣想得远比一台民歌晚会要多得多。当然,他不仅想了,也实践着。2015年他们团开始与中国音乐学院合作,在山西大剧院、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场山西民歌音乐会。同年,在山西左权、河曲建立了民歌采风基地;2016年张红丽与法国巴洛克乐队进行山西民歌的新实践;2017年,申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举办“晋陕蒙冀四省区原生态民歌人才培养”;2018年,举办了“民族歌剧人才培养”;2019年刚开年便有了这次的晚会。
    正如他在文尾所讲,“尽管这一切都还不够完美,但走出这一步异常艰难。我们在努力!”
    “风也有根”不是一个人 张红丽只是第一个人
    按照约定,演出后第二天约王团长采访,一不小心又领教了他的忙碌。
    电话刚拨通没说了几句话,他就抱歉有事要处理。我主动说:“这样吧,我微信上给您发问题,您有空时语音回复就好,我来整理。”他却坚持“我给你回文字,这样你写稿就方便了!”如此细致,大约是这个演出了上千场的“《解放》团”,能奇迹般走到今天的一个缩影。
    说起做这台晚会的动机,他的回复是:“动机就是我们要系列推出我们自己的歌手,‘风也有根’不是张红丽一个人,她是第一个人。”而这个系列的命名,他特意强调是这台晚会的策划人高晓江先生起的,非常有《诗经》的韵味,《国风》正是民间诗歌的汇总,当年山西就是华夏民歌的发源地,“风也有根”有初心、有传承,更有浓浓的哲学韵味。很多观众都非常喜欢。
    对于这次舞台上对旧有民歌晚会传统的摒弃,王京荣表示:“这次的重大突破是舞美,我们用了新人,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我们学院的张魏巍老师,她突破了LED屏的常规方式,从构图上不再拘泥于满屏,风格上趋于现代、抽象,设计感强。我对她的要求只有一个,不要看到舞台上摆了一台电视机。现代、淡雅、简约,是我们的美学共识。”
    有了好的舞台创意就能解决民歌发展问题?显然没这么简单。记者突然想起,就在这台晚会举行前的三四天,和老朋友、民歌手阿宝曾有一次聊天,其中刚好涉及民歌发展现状,阿宝已经开始转向民谣创作,并跟山西晚报记者诉苦“民歌发展太难。”对此,记者也与王团聊起,他却有自己的见解:“很多民歌手还在我们最初提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阶段,这样是不行的。因为作为非遗就是盆景,不是土地上的植物,不可能长成苍天大树。所以我们后来提出了“民歌的当代价值”,当然,现在已经突破第二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再现,第二阶段是展现,第三阶段就是表现,民歌不仅仅是题材,甚至可能成为体裁,是用来表现生活的一个重要的艺术手段。”原来如是。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是《诗经·国风》中的名句,与那些以民歌为“恋人”之人的心境何其相似。可以肯定,只有这份“悠悠之思”才会让山西民歌寻根而长、叶茂枝繁。

山西晚报记者 范璐

(责任编辑:_刘洋_)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 微信公众号:Asxsjz

本网摄影师重走汶川救灾路 十年前随部队入川救援本网摄影师重走汶川救灾路 十年前随部队入川救援

视频 /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